中共射洪市委宣傳部主管 射洪市新聞宣傳中心主辦  主編:陳攀 副主編:王益林 總監:羅明金 新聞熱線:0825-6665927 合作:13882560256
政務資訊 | 行業資訊 | 重點專題 | 魅力射洪 | 微視射洪 | 網絡問政 | 權威發布 | 網上讀報 | 政務微博 | 射洪市情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走射洪 > 射洪文化
 
懷念青崗河里的野生魚
時間:2019-01-18 16:40:56  來源:

  青崗河,其實就是沈水河。我之所以習慣了叫青崗河,是因為她有我不忘的記憶。

  記憶中我三次吃過青崗河里的野生魚。

  第一次喝的是魚湯。

  記得是十來歲吧,當父親提著兩條巴掌大的鯽魚,魚腥未到聲先到:“看啊,我在青崗河里捉到兩條野生魚!”

  那時侯的農人還沒釣魚的雅興和時間,且我們家里姐妹多,母親每天要在田地里忙碌到天黑才能勉強養活全家,父親去哪里捉了魚來?

  那晚我是第一次聽見了青崗鎮這個地方,但印象深刻的那一小碗白白的魚湯——魚少人多,母親把兩條鯽魚熬成了湯。我是長女,在父母的叮嚀中,我小心翼翼把第一碗魚湯端給了隔壁房間的爺爺。然后,我飛快地跑回廚房——已經快一個月沒打過牙祭啦,那香味讓我的口水直流。

  好鮮美的魚湯啊!

  后來我知道了,離我們村子10公里外的青崗河因為水質好,水草茂盛,河里的野生魚特別多,甚至田間勞作后的人們在河邊洗腳時,經常都會有成群的魚兒游過來悄悄地輕咬腳趾。父親就是因為去青崗鎮幫姑媽家插秧后到青崗河洗腳時,竟然就捧住了兩條鯽魚。于是,當天晚上我們就享受到了那頓鮮美的魚湯。

  第二次吃魚是學生家長送給的。

  90年代初,我曾在青崗鎮文化小學當過實習老師,晚上睡覺打地鋪,白天吃飯在食堂。

  記得是一個星期天的早上,一起實習的大多數同學相邀著去青崗鎮趕集。因為天有小雨,加之我到縣城讀書每次都要經過青崗鎮,我和一位同學沒有出門留在學校。伙食團師傅見實習老師幾乎都不在學校,過來征求我倆的意見:“我能不能今天中午不做飯回家一趟,你們在外面吃?”我們知道師傅是個臨時工,工資不高,每天做飯后還要回家種田養家。我們立即答應讓他放心回去,絕對不會告訴校長的。師傅感激地走了。

  學校離集鎮還有大約三、四公里路程,周邊沒有飯館,我倆已有了中午餓肚子晚上再狠吃的打算。

  沒想到剛到中午,我所在實習班一位姓喻的小女孩陪著她媽媽給我倆端來了一小盆紅燒魚。

  喻姓女孩喜歡畫畫,且很有靈性,而我當時選修課程學的是美術,所以特別引導她、鼓勵她,教她為教室里的黑板報插圖;教室后面那個“圖書角”,也是我教她用美術字書寫的,她興趣濃厚進步很大。女孩家住在學校附近,沒想到她會和她母親給我們送來紅燒魚。

  “老師,快趁熱吃,這是我和她爸爸今天上午戽水時才從青崗河里抓來的野生魚,新鮮得很!不曉得味道燒得好不好,將就一下……”女孩母親熱情地說著謙虛話。

  記憶中,我是第一次吃到如此咸淡適中、麻辣可口的紅燒魚,我和同學頓時就把那包含濃濃鄉情的紅燒魚吃得精光。

  我不會釣魚。10多年前我卻鼓動老公到青崗河釣魚。于是,我再一次吃上了鮮美的青崗河野生魚。

  老公本不是喜歡釣魚的人,只是為了讓我和剛學會走路的兒子出門走走,便騎著摩托車按照我的指點去了青崗鎮的磨灘橋。

  在磨灘橋釣魚的人還真不少,有年老的有年輕的,有的伏在橋中央,有的站在橋頭上,還有更多的人或站或坐在河道兩邊,那簡直是一道亮麗的風景。

  晚上,我們一家三口將釣來的魚直接送餐館里加工。看著歡蹦亂跳的魚,廚師嘖嘖稱贊:現在,很多都是飼料喂養的養殖魚,這么新鮮的野生魚真不多見了。

  于是,老公愛上了釣魚。每次出門,他會呼朋引伴:“走,到青崗河釣魚去!”

  后來,也是在那青崗河,老公和他同事盡管整天守侯,但基本釣不到魚了,我也再沒吃到過青崗河里的野生魚了。

  再后來,老公不再去青崗河釣魚了。

  前段時間,聽妹妹妹夫他們說,現在青崗河里又有很多魚了,他們相約幾次,但總是這樣那樣俗事,我們都沒去成。改天,我還是想陪伴家人再去青崗河釣魚,期待再次品嘗到久違的青崗河的野生魚。(陳遠芝)

分享到: 更多
編輯:袁田
全媒體資訊
新聞導航  
·時政要聞
·社會新聞
·鄉鎮動態
·部門動態
·權威發布
政務微信、微博  
網民互動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站內搜索
射洪市新聞宣傳管理中心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蜀ICP備14031143號  互聯網新聞登載服務許可證:川新備14-080015  技術支持:遂寧新聞網
bet365篮球比分预测